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In Honor of Ra, a teacher who opens my eyes to wisdom 禮敬Ra – 開啟我智慧之眼的老師



In Honor of Ra, a teacher who opens my eyes to wisdom
禮敬Ra開啟我智慧之眼的老師



自從知悉311 日發生日本8.9大地震之後,每天晚上坐著坐著,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唱誦的我,竟然很自然地就吟唱起叩鐘偈(1),然後唱誦地藏菩薩聖號與觀世音菩薩聖號,接著進入靜默靜坐,結束後,回向祝願在地球轉變過程中,人類有著愛與覺知意識支持著地球母親走過這過程當人類能夠從自身傳送愛的能量與覺知意識時,就是對地球母親與人類本身最大的支持與祝福我並沒有感覺到內在有什麼大情緒波動著,可是很奇怪地,每次的吟唱和唱誦過程,從頭到尾,淚水從沒停過,甚至靜坐開始的前幾分鐘當中,淚水仍細細流下,然後就懸掛在那兒,隨著時間流逝而風乾

地球接二連三每天發生一波又一波的大自然災變,但是個人的生命流仍然繼續運轉著,不會因此而停下來。313日這天是DeepakGoa密集治療過程的休息日,我們趁著空檔去了Arambol一趟。未料回來後,收到Millie的信說人類圖祖師爺已經回去了,驚訝之餘,馬上問Deepak他可知道Ra發生什麼事了嗎?在中文說某人回去了,意指那人已經離開人世間。Ra已經過世?緊接著看到Brian來信也說到Ra’s passingRa真的走了?Deepak要我進入Jovian Archive網站查一查,久久久久無法進入那網站,想來很多人同時間要進入查詢吧。後來終於進入了,網站首頁公告著:




這麼突然接到這樣的訊息,Deepak和我真是很錯愕,明知生命無常,對於你深深敬愛的人之離開人世,還是有種沉重哀傷感。接下來的幾天,我們二人常常就是在靜默無言中度過,空氣中迴盪著某種無以名之的氛圍,彷彿是我們二人都還在敬念哀悼的過程。

在人類圖系統裡說,人死後,要等72小時才能火化身體,且在這72小時當中,不要干擾遺體。根據人類圖系統說法,人是人格水晶(Personality Crystal)和設計水晶(Design Crystal)與磁單極(Magnetic Monopole)的綜合體,人格水晶棲坐於Head Center,設計水晶棲息於Ajna Center,磁單極在G中心(這G中心的位置就是傳統脈輪體系心輪的位置)。當人死亡後,這些水晶離開身體,設計水晶在死亡那一刻很自然地與磁單極相會合,回到與其他設計水晶束(叢)聚合;人格水晶往上升,尋找其他水晶束(叢),回到它的歸屬。這尋找回歸需要三天時間,也因此要等72小時才能火化遺體。如果沒等72小時就火化身體或解剖遺體,那麼這些水晶會遊離在空間,失去歸處方向。

知道Ra走了,感覺有點不真實,但又覺得好像有點不意外。2005年在Ibiza見到Ra,四年之後,2009年在Facebook上見到他的照片。一見到那照片,問Deepak說,你知道Ra的身體情況嗎?他怎麼看起來臉和眼睛很浮腫,好像水腫一樣呢?他生病了嗎?Deepak也不知道。因為之前有著這樣的印象,所以自以為Ra大概身體長久有著什麼狀況,只是不為人知罷了,就覺得不那麼意外。但是Deepak說,似乎Ra的離開是很意外的。有人說Ra312日當天課程取消,因為他胃感染病毒,然後隔天313日就離開人世。有人說Ra是心臟病突發而走。Ra也安排了一系列課程,很多人都已經註冊等著上他的課。所以,Ra的走應該是突然的。
---------------------------------------------------------------------------------------------------------


首次聽到Ra的名字是20048月。那時與Deepak在印度再次相遇,同時也開始了我和Deepak在一起的共同生活。有一天,Deepak打開他的筆記型電腦,進入其中一個叫做Neutrino的軟體(Human Design的最初軟體),當場製作了我的人類圖,簡要說明著我的人類圖,然後又把他的圖和我的圖合在一起,進一步說明。我是聽得很懵懂,而 Deepak一談起人類圖,一說到Ra,對Ra充滿了敬意、欽佩與讚賞,還一直說,哪天一定要帶我去見Ra

再度聽到Ra的名字是20053月吧,Deepak的一位學生在課堂中提到Ra的名字,還說Human Design也是他很有興趣的東西。當時Deepak詢問了大家的意思,播放了一小段Ra1997年為Deepak做的個案錄音帶。我那時候感覺聽著某個很特別的聲音在空中震盪著。

等到20058月,我們應Deepak好友Tom之邀,在荷蘭Den Haag女王宮殿旁的Hotel CentrumTom當時經營的Hotel)待了三個月。那期間DeepakRa連絡,告知他,我們人目前在荷蘭,會找個時間到西班牙Ibiza小島一遊,不知道是否可以拜訪他。Ra邀請我們到他家。Deepak說他感到很榮幸受邀,因為他知道Ra是一位非常重隱私的人,不隨意邀人去他家。這在我們那天一到他們家時,Ra與他的妻子Ambuja就說了,他們對於要讓誰進入他們的泡泡(Bubble),是相當謹慎的,不隨意讓人進入。這也是Ra長久以來的施與個案都不是親自面對面,而是透過線上網路連線做個案,因為他是個相當覺知與敏感的人,無法忍受活著非自己的人的能量干擾著他的磁場。也因此當Ra邀請我們幾天後再回來共進晚餐時,我們真覺得是很難得的緣份。

就是那第一次的與Ra相遇,聽著Ra的談話,親自接觸到Ra本人,我全身心的毛細孔全都上揚,彷彿受到灌頂一般,浸潤在莫大的喜悅當中。從那時刻開始,開啟了我對人類圖深切的興趣,也開始與Deepak練習著我的薦骨聲音。

2006年上半年我們人都在印度,那段時日也是我們帶著所有買到的Human Design的書和CD一起到印度,很多時候我就是研讀著書,有問題就問Deepak。當我們回到台灣後,20069月在台北首度對華人世界公開介紹這新知識人類圖。那二天課程後,Deepak的二位學生JoyceJakub精進修學,透過線上課程繼續修讀有證照資格的訓練課程。也是這個二天課程,IdaJackyYancy從香港來台北上Deepak的課,Ida隨後邀請Deepak到香港開課。因為這樣的因緣,人類圖知識也進入了香港。Deepak以這樣的方式,對他所敬愛的大師表達他的致敬。
---------------------------------------------------------------------------------------------------------


記得2005年那二次受邀到Ra家,Ra幾次話語中都不忘語帶開玩笑又有點抱怨地提醒Deepak說,(他提供Deepak二次的人類圖再進修學習機會,但是)Deepak二次都離開Ra,騎著他的機車四處遊方去了。Deepak曾經跟我說過,當年他生活上很困窘,忙於生計掙口飯吃,哪裡負擔得起待在Ra身邊一直學習呢。

Deepak和我今年四月初在北印度喜馬拉雅山區Himacchal Pradesh達蘭沙拉參加了一個我從沒碰過的既缺乏專業素養也沒有靜心品質的老師所帶領的生死課程,結束後來到上達蘭沙拉地區(Upper Dharamsala)的Mcleod Ganj,因緣很巧地,沒有預期地聆聽到RaDying, Death & Bardo課程錄音。Deepak和我有種感覺,或許之前那個讓人覺得以後更要審慎選擇參加什麼課程的生死課程,就是一個因緣把我們引來可以聽到Ra的生死課程錄音。那是Ra2001年的課程,就僅僅是聽著Ra的錄音課程,那可真是無上的智慧之音啊, Ra的課程正如一大甘露灌頂,滋養著整個身心靈,更打開我的眼界。

Deepak每天晚上帶著期待的心情聽著Ra的課程,每次聽完,隔天早上,仍然浸潤於聽課喜悅中的他,都會跟我分享他所聽到的寶藏。大約七天左右吧,他聽完第一遍後,Deepak跟我說,如果當年Ra跟他說的是:You stay with me. I can offer you the most precious knowledge of wisdom. 他就會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留在Ra的身邊。但是當年Ra跟他說的是:You stay with me.  I will make you rich. 這樣的說法就沒有契合上他的價值觀,他就沒留下來了。我跟Deepak說,你是否曾經想過,或許Ra當年見到你的拮据,才對你那麼說。
然後Deepak有點感慨又帶點自嘲地說,二位他一向很尊崇的大師(Ra and Osho),他都離開了他們,沒有留在他們身邊,多年之後才又再回去。離開的原因都一樣,都是世俗生計所需。我笑著跟Deepak說,或許這是其中重要因素,不過你本身是全然的獨立個體,你只能依循著你的真實而活。如果你的老師無法尊重或看到你的獨立個體性,那麼他就不是你的老師。 
------------------------------------------------------------------------------------------------------


這幾天聽著Ra的課程錄音,讓我回想起當初2005年和他碰面時,他談話當中說到他是Profile 5/1,所以他的一切行事都要很實際很實用,所以他結婚,所以他有小孩,所以他有家庭。當時的我有點疑惑,他何以要說這些呢?就在我聽了RaDying, Death & Bardo課程時,在最後的部分,他說他多年來的疑惑是,「那個聲音」(The VoiceRa把傳授給他人類圖知識的那個being稱呼為The Voice)何以那麼大費周張地把這人類圖知識傳授給一個已經離開這星球的人呢?對那個人來說,這知識其實是沒什麼用處的。果真如Ra所說,那麼我只有一個語詞來形容Ra,那就是Ra真的是大菩薩。他接收了這對他沒什麼用處的知識之後(1987年),花了五年時間整理,同時親身觀察實驗這知識,然後開始教學(1992年),把這知識介紹給世人

Deepak聽完課程幾天後,我也開始聽錄音。當我聆聽著RaDying, Death & Bardo課程時,我內心更是油然生起深深的敬意與感激。更加肯定,人類圖這樣的知識,正是我長久以來尋求的工具之一,一個可以知道自己如何在有著這個身體的限制下,生活在這世間的覺察工具。

這是很奇妙的感覺,就在Ra捨離了色身這時候,就在我們參加了生死課程之後,聽著Ra的生死課程(Dying, Death & Bardo),Deepak和我也開始就月亮進入幾個死亡閘門(卦門)的時段,觀察自己如何在有意識的狀態下經驗死亡。我一向沒那麼在乎死亡一事,是因為我總認為「生時怎麼活,死時就那麼死」,所以我重視的是我如何活我的生命,沒想到人類圖也這麼說。如果人活出他的真實自己(不管是有知或無知於自己的圖地活出真實的自己),依人類圖來說,就是依著自己的類型策略和內在權威而生活,那麼他的死亡也會讓他的水晶們很自然地回到整個存在的大程式中,各回其所屬其中人格水晶回到其所屬時,要向存在報告此生經驗所學習的資訊,之後等待下一個機緣,人格水晶再度與設計水晶相遇而形成一個身體,以便來世間再經驗學習一遭,再把在世間所學習的資訊帶回去向整個存在報告。

至於那些沒有活出真實自己的人,或者沒有讓遺體靜置72小時就火化,死亡後的人格水晶和設計水晶也回不到大程式中,就遊盪在空間中,所謂擾人不寧的鬼魂等等。而開悟成道者死亡後,不會再進入這個大程式,這一直是佛陀所教導的夢想,脫離這個大程式。但是開悟成道者在還有著他的身體時,就還是會受到這身體的限制,儘管他已經經驗到出世間的實相,他的個性、特徵、人格都脫離不了有著這個身體而有的種種限制,否則佛教經典中就不會有各種不同類形的佛和菩薩了。

我對於Ra的那種熱愛活在世間,享受這一趟世間旅程生活的一切,真的是很敬佩。走在脫離這個大程式的道路上的我,還沒脫離這大程式,個性本身對世間生活沒有那種熱愛。雖然也有極度熱情的時候,也有很搞笑的時候,但是大部分的時候總是淡淡然,或許是天性知足,沒有一定要有什麼東西吧。然而我也覺得,這也是我最最需要學習的,正如Deepak常對我說的,這張人生票已在手上,何不好好享受這趟旅程呢?!

感謝Ra!在此致上我深深的禮敬,向一位開啟我智慧之眼的老師禮敬!



後記:這篇紀念Ra的文章,大部分在313日已寫就,卻一直不知道為什麼遲遲無法完成貼文,總覺得少了什麼東西一直到4月下旬聽了RaDying, Death & Bardo錄音,自己也親身實驗觀察自己一個月後,才覺得自己內在憶念Ra的部分有了較完整的圖案



1 
暮叩鐘偈
洪鐘初叩(二叩、三叩) 寶偈高吟 上徹天堂 下通地府
仰願佛日增輝 法輪常轉 虔祝民圖宏固 國道遐昌
三界四生之內 各免輪迴 九幽十類之中 悉離苦海
風調雨順 免遭饑饉之年 南海北疆 俱瞻堯舜之日
苦海無邊 回頭是岸 無明長夢 願共速醒
無邊世界 清淨安樂 遠近檀那 增長福慧
三門鎮靖 佛法常興 八部龍天 安僧護法
內外戰爭 干戈永息 死難生命 俱生淨土
父母師長 法俗眷屬 歷代先亡 同登彼岸

南無清淨法身毘盧遮那佛
南無圓滿報身盧舍那佛
南無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
南無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南無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南無清涼山金色界大智文殊師利菩薩
南無峨嵋山銀色界大行普賢王菩薩
南無普陀山琉璃界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九華山幽冥界大願地藏王菩薩

晨叩鐘偈
妙湛總持不動尊 首楞嚴王世希有
銷我億劫顛倒想 不歷僧祇獲法身
願今得果成寶王 還度如是恒沙眾
將此深心奉塵剎 是則名為報佛恩
伏請世尊為證明 五濁惡世誓先入
如一眾生未成佛 終不於此取泥洹
大雄大力大慈悲 希更審除微細惑
令我早證無上覺 於十方界坐道場
舜若多性可銷亡 爍迦羅心無動轉

南無清淨法身毘盧遮那佛
南無圓滿報身盧舍那佛
南無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
南無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南無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南無清涼山金色界大智文殊師利菩薩
南無峨嵋山銀色界大行普賢王菩薩
南無普陀山琉璃界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九華山幽冥界大願地藏王菩薩


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

The Perfect Storm 完美風暴





The Perfect Storm 完美風暴

The Perfect Storm
by Genoa Bliven

張明瑩譯



我猜想很多人都正注意著發生在北非和中東的事件。我們Human Design America透過Google NewsYoutube,關注著這些事件的發生。我們見到的是,強烈,特別是利比亞。對我們而言,很自然地會去看著行運場域,然後去分析集體所回應的幾股勢力。我們努力地解開這神秘:「為什麼發生這事件?為什麼是現在發生?」

現在發生的這些事件讓我想起了對柏林圍牆倒塌的感覺和熱情,柏林圍牆倒塌在1989119日清晨開始發生。

天王星,是命運不尋常翻轉之星,也是革命之星,現在已經走入G中心,目前在25閘門。當柏林圍牆毀滅時,火星在25閘門,但是天王星和土星當時同在G中心的另一個閘門,「高層次我的行為」閘門(10),與落在「現在」閘門(20)的木星相連,形成了醒覺通道(Channel of Awakening),這通道的設計是承諾於更高層次的原則(Commitment to Higher Principles)。當時海王星在58閘門。

天王星目前在「普世之愛」閘門,25閘門,這閘門是開啟通道(Channel of Initiation)的一個潛能。25閘門伴隨著「驚嚇」閘門(51),就形成了這個通道,暱稱為「驚嚇開啟」通道(Channel of ‘shock-initiation)。25閘門是「靈性戰士」閘門,必須往虛空縱身一躍而落地在自己的雙腳上(譯按:換句話說,你永遠不知道結果會出現什麼,只能讓自己有最好的準備,以面對可能發生的情況)。當然,我們可以見到在Tahrir廣場與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葉門、伊朗、威斯康辛州、印地安那州、還有很快地在俄亥俄州也是,在這些地方發生事件中的靈性戰士品質。

Rave新年的一開始,天王星仍然在「危機」閘門,36閘門,今年初天王星退行到這閘門。即使天王星在過去十年已經完成了轉化和開啟情緒中心的所有閘門,它的工作仍然還沒結束,還需要協助危機和轉換變遷。希臘語Crisis(危機)語根的另一翻譯是「機會」。這危機需要去完成,以宣告新的到來。

在利比亞,我們見到比較多36閘門「光之闇化」窮兇惡極的勢力。

隨著天王星目前走入25閘門,太陽將會在年度之旅中穿越經過51閘門,就會形成整個開啟通道。同時間,四月初始,火星會加入天王星,走入靈性戰士閘門(25)。如此一來,我們就有了太陽和木星在驚嚇開啟通道的一端,火星與天王星在這驚嚇開啟通道的另一端。這是個相當巨大爆炸性的組合。所有我們正見證著的這些事件,都導向這影響。這些力量的整個勢力會在整個四月和五月顯示出來。

這時候,冥王星在58閘門。58的其中一個關鍵詞是,"joie de vivre",「生命之愛」,這是「敢於挑戰權威」。我多年以來一直注意著這行運的到來,想著這樣的行運會帶來什麼樣的革命。很多時候,我想著:「這會是我們真正想要的革命嗎?」很明顯地,推翻獨裁政府會是我們都想要的事,但是這獨裁政府如何被推翻或者如何被取代這就會是個龐大的開放性問題了。

有 一場更重要的革命,這個革命立基於我們對彼此的尊重上。這革命立基於我們為自己做決定的親身經驗上。一旦我們有了這樣的經驗,我們就見到我們的生命以革命 性方式轉變。一旦我們立基於我們自己實存本然的樣子上,參與了我們自己的蛻變轉化,我們就絕不會想要去剝奪他人做他們自己的這個過程。

我 們處於這樣的時代,混合了自我領悟和醒覺,還有推翻腐敗以讓人民有得吃也有發展的機會。就指出人類設計革命的需要上,我並不意指把任何人的為自由奮鬥化成 最小化。雖然其他革命有其需要性,有其正義性和重要性,但是,除非個人權威的革命實際實現了,否則這些革命將會永遠是暴力性質。在非暴力與暴力二者的平衡 之中,我們在等待並在真正的革命下工夫時,唯一的問題會是,暴力的強烈度會到哪裡。我們可以支撐我們自己面對暴力,然後期望著真實自己和非暴力革命的出 現。我們見到數個徵兆,而這是熱情的源頭。

木星在331日進入驚嚇閘門(51),比太陽早5天進入,而且將待在51閘門直到423日。月亮,就在新月走入21閘門過後,43日會穿越51閘門。水星將在三月下旬穿越驚嚇閘門,然後繼續下個點,之後在4月和5月會再度穿越51閘門。火星在4月第4週進入51閘門,然後在金星於5月初走入51閘門之前一週離開。我把這些合流的幾股勢力稱為「完美風暴」。

這意味著,在整個四月,還有五月一些日子中,除了二天之外,整個「驚嚇開啟」通道將會由於行運而被啟動。所有這些的發生之時,冥王星正在58閘門,「敢於挑戰權威」閘門。此外,海王星從30閘門第六爻「清除那些沒有理由存在的虛榮」,來到55閘門「挑釁的覺知」。在更大的週期裡,在轉變年代中,春分點對準55閘門。這個對準提供了突變之力給55閘門第6爻,促成一種新人類的出現:The Rave(譯按:新人種名稱)。

驚嚇開啟通道將會完成危機的任務,並引進一個新紀元,或者沒引進一個新紀元。這幾股勢力將會召喚行星潮的轉換。這是「大轉變」,有可能轉變成更好或更壞。

我 們一直處於演化的壓力之下。我們可以透過我們個人的權威與這些勢力連結,然後展現於歷史。歷史的改變是由那些展現於歷史的人所造成的。要依循我們自己的策 略和我們自己的方式來做決定,總是一大挑戰。但是當我們真的這麼做時,我們就迎上了今日的挑戰,也符合了來自我們自己的紀元的要求。

天王星正穿越這春分點。這春分點是,太陽的位置走入春天的第一天,代表著牡羊座的第一度,代表著一個新週期顯示的開始。透過晝夜平分點的歲差,春分點與我們太陽繞著銀河運轉的軌道排成一列。天王星與春分點的排成一列,這樣的機會要在許多許多數千年之後才會再度出現。

天王星走完了它穿越黃道十二宮雙魚座的通道,在過去十年中,經過了情緒中心的所有閘門,演化著相互連結的智力。現在天王星走入G中心,代表高層次我,來到靈性戰士和普世之愛閘門,在這裡,靈性戰士需要躍過虛空,然後警覺地著陸在自己的雙腳上。所以,我們正在移動穿越一個虛空而進入一個新紀元。

今年稍早時候,天王星穿越過春分點,所有新能量經由這點進入我們的太陽細胞中,然後天王星退行入36閘 門去完成危機和過渡轉變的工作。在我們有生之年,天王星都不會再度退行入這春分點與這銀河勢力排成一列,即使是我們的後代七代多子孫,也都不會碰到這樣的 時機點。就在接下來數週之後,天王星穿過這春分點,將會開始一個全新的週期,而我們將會看到這新週期會帶給我們什麼。這新週期將會帶給我們毀滅或者是和諧 轉移,不論是這二者哪一個,它將會帶來的是一個新的演化過程。或許,這行運轉移會很溫和。更有可能的是,我們將會碰上一些很嚴重的撞擊,像是我們正開始看 到發生在利比亞的事件。我們可以對未來樂觀以待,但是不論是哪一種情況,我們活在一個新世界。

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Circuitry - We cannot give what we do not have 人體電路圖



Circuitry - We cannot give what we do not have
人體電路圖 – 我們無法給予我們本身沒有的東西


張明瑩譯

你是否曾經希望你生活中某人能夠多支持你一點?希望他們能跟你分享多一些?希望他們不要那麼情緒化?希望他們能夠多了解你一些?你是否曾經希望人們能夠停止想要改變你?或者呢,希望有個人會想聽你說你必須說的話?或是希望有個人碰觸你?

人體電路圖顯示出人們身體電路佈線上的不同個體人對它自己有興趣,是聽覺型,它的關鍵詞是增強力量集體人的興趣在於整體人性,是視覺型,它的關鍵詞是分享部落人的興趣是家庭社體宗教和賺錢事業,是觸覺型,它的關鍵詞是支持

如果你對此無知,那麼在關係中就會製造出重重困難支持和分享很不一樣聽覺與傾聽某個人,這是和支持家庭與支持社體很不同的藉由看到人們在電路佈線的不同方式,就能更了解我們的關係我們對別人的期望就能夠蒸發掉透過認知到每個人的獨特,我們就能夠以新的方式開始彼此相互尊重與欣賞

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Experience of 36-35 Channel 情緒危機-通道36-35



Experience of 36-35 Channel 情緒危機-通道36-35


通道35/36是很有趣的一個通道,可以稱呼它為情緒危機通道請不要被這危機二字嚇到,危機,那不是很不好嗎?親愛的朋友,別慌老掉牙的說法,危機就是轉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如果你的人類圖中有35卦門的話,(我前幾日才發現,我多年前的初譯是閘門」,總之是同一詞,就是Gate這詞我覺得閘門此詞也很好,Joyce也都用此詞,或者為了不要有混淆,我就用最初的譯詞閘門」。)那麼,你一定會特別有感覺,因為自從天王星走入36閘門,就啟動了你此生難得的35/36情緒危機通道的長時間學習之旅

天王星在200867月時就進入閘門36,待了半個月左右,讓你先有個初體驗,彷彿熱身運動一番之後,從20093月中又走入閘門36,直到20104月中,這次待了13個月,這麼久的一段時間,真可以浸淫其中體驗閘門3635/36通道的能量。再來是201010月到20112月初,天王星又走進閘門36,雖然只有4個多月,沒有上次的13個月長,可是這一次因為木星也在九月下旬進入閘門36,待到20111月中上旬,有著這二星的能量,這情緒危機能量可是來得更強烈了。

在這段時期,你受到強烈的驅力,驅使著你不斷在生活中尋求新的經驗。這是一趟經由經驗而累積智慧的旅程,只不過這旅程會有相當豐富的經驗,但卻很少會是符合你個人或他人頭腦裡的期望。整趟旅程的目標在於智慧,了知一切事物皆是無常的智慧。也因此這段時期,所有你經驗到的人事物,在在告訴著你,這不永恆,這也將過去。所有你特別期望的人事物,在這段期間都很難如你所願,你會看到,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你想望的就是沒有照著你想要的劇本進行著。

基本上這36/35通道有著需求變化的饑渴,總是一個經驗又一個經驗以累積智慧,這經驗不用要有個結果。整個旅程過後,創造力會被開發出來。只是這不是個讓人好受的過程,因為整個驅力來自最強大的情緒力量,可以把整個人完全淹沒在情緒流之中,如雲霄飛車般忽上忽下。

這個強烈驅力的能量基本上屬於性的天賦,喔,這我已經做過了,喔,那我已經見識過了。特別是閘門36,本質上就是需求著性的經驗。所以經歷著這樣能量的人,他們的每一個經驗都沒有特別針對某個人,因為他們被強烈驅使著要不斷有新的經驗。這樣的性比較是為了經驗而經驗,反而比較跟個人無關,也因此當經驗結束時,可能大失所望。當然,請注意,雖然這本質上和性有關的能量,在旅程中的經驗不一定都和性有關,很有可能是權力遊戲,很有可能是你堅持的某個理想,很有可能是你摯愛的家庭或家人,很有可能是你的工作等等這個36/35通道旅程的要訣在於,棄除所有的期望,就只是單純享受著或者不享受這旅程中所有的發生,那麼你就不會受苦。痛苦是來自於你的欲望沒有實現,本質上這35/36通道是需求著變化,也因此絕無恆常,沒有任何一樣事物是恆久的你處在這樣需求變化的情緒流中,真的無可抗拒,你要抗拒的話,情勢只會給你大大重擊。

這個旅程很可能帶給你莫大的深度,但是如果你不了解這旅程能量是如何運作著,你的人生將因此付出代價。訣竅在於,在雲霄飛車的情緒流中時,不要急著做出任何決定,等待一段時間,再做決定。愈是重大事情,等待時間要更久一點。等待什麼呢,老話一句,就是等到你有了情緒的清晰。